首页 > 教育 > 中考

窃国大盗,窃国大盗窃取辛亥革命

时间:2021-05-28 21:20:05 来源:点击:

导读: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窃国大盗,窃国大盗窃取辛亥革命"的内容介绍。

时光荏苒,一下子就到了袁世凯下令退皇帝位,四面楚歌的前一夜。袁世凯着皇帝装,沈氏着皇后装,两人还像年轻时那样依偎在一起。世凯问道:“你想当皇后吗?”沈氏:“想,凭什么不想?”世凯大笑。沈氏:“你笑什么?”世凯:“一个婊子都想当皇后。”沈氏大笑。世凯:“你笑什么?”沈氏:“一个流氓不也能当皇帝。”两人同笑。袁世凯问:“而今天下已经非我所能控制,你后悔和我在一起吗?”沈氏:“我这辈子就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才没有了一丝丝的遗憾。”话毕,沈氏戴上当年那个世凯书写衷心情语的裹颈,两人抱头痛哭。

1911年10月10日,武昌起义爆发。清廷任命袁世凯为钦差大臣,内阁总理大臣,节制湖北水陆各军及长江水师。到任后他接连打了几次大胜仗,就在革命军节节败退的时候,袁世凯却停止了进攻,提仪停战议和。

那人一看他话语迟疑,就用激将法,激他:“就算我们大汉皇帝的玉玺你不敢偷,那周边的小国国王的大印你难道还不敢?真是胆小鬼!”此时他也有些喝醉了,于是拍着胸脯说,“说不定我不但能把国王的大印拿来,还能当上国王呢!”“嗯,说不定仁兄还能娶个公主当王后呢!”旁边人添油加醋的怂恿。因为古人讲究言而有信,一诺千金,所以在他酒醒之后,想起自己所说的虽然后悔,但也无奈,只好硬着头皮离开中原,来到西域。

“袁世凯在辛亥革命之后,大杀党人,从袁世凯那方面看来,是一点没有杀错的,因为他正是一个假革命的反革命者。

无论在什么历史时期,能够站在领导权力的最高位置上的人,都无法做到一无是处,即使是大奸大恶,也一定有超越人的地方。袁世凯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12月1日在袁世凯及其爪牙的导演下,恢复帝制的丑剧上演了。袁世凯强奸民意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“国体投票”——所谓的民意选举。那天,从将军署大门到投票厅的路上布满了武装士兵,代表们从枪林中走过,自然多了一种恐惧感。接着,将军、巡抚出台发表演讲,痛坻共和,称颂君主立宪,要代表们慎重从事代表们投票是在监视人员虎视眈眈之下进行的。而且代表投票所用的笔杆和墨盒上都刻有“赞成帝制”的字样。监视人员往往手指墨盒上的字样连连催促代表们“快写”,而场外士兵也将枪栓拉得哗哗作响。在这种内外胁迫下,哪个代表还敢投反对票?

西太后和光绪帝于1980年11月份先后去世。垂危之际,慈禧安排由3岁的溥仪继承皇位。年号宣统,其父载沣为摄政王,掌握军政大权。载沣为光绪帝的弟弟,对袁世凯素来没有好感,对其出卖光绪的行径更是深恶痛绝。因此他很想为光绪报仇,杜绝后患,也免使自己大权旁落。为了除掉袁世凯,载沣私下征询了奕䜣、张之洞的意见。奕䜣极力反对,并说:“杀袁世凯不难,但如果他的北洋军起来造反怎么办?“张之洞也认为国家刚换了新主,也不宜于轻易诛杀大臣。优柔寡断的载沣迫于无奈,最终只好退而求其次。按照张之洞的意见,载沣颁布了一道上谕,硬是以袁世凯患有斗足疾”为由,将其打发回河南老家。上谕这样写道:“袁世凯现患足疾,步履维艰,难胜任职,若即开缺回籍养疴,以示体恤之至意。”袁世凯遭到强行罢斥,但从某种意义上说,袁世凯在如此极端不利的情况下离开京城,得以保住一颗头颅,其实也该算是“不幸中的万幸”了。而清廷放虎归山,必然自贻后患。

由于从小过的是寄生安逸的生活,年少的袁世凯很早就染上了“游惰冶荡的纨绔恶习。他平日追求吃喝玩乐,爱游山逛水,生性放荡,顽劣异常。他经常与无赖少年交往,或游荡市井,或单独骑马到风景名胜闲逛,而花柳繁华处所他也不时涉足。因为那时的清王朝选取官吏仍沿用科举考试的老办法,所以袁家最初自然也希望袁世凯能够好好读书,将来以科举作为晋升之阶,从而光耀门庭然而,正如众多的纨绔子弟一样,袁世凯根本就不是什么读书的材料。虽然他前后两次参加了乡试,但结果都名落孙山,通过科举谋求荣华富贵的希望幻灭了。袁世凯羞愤至极,于是将诗书付之一炬,开始一门心思攀附与袁氏家族关系由来已久的李鸿章及其淮军集团。

当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反复跟男孩解释,最终男孩看在她不识字的份上原谅了她。几年过后,她们夫妻有了儿子,做了爸爸的男孩在提到此事的时候,对儿子说,将来你娶娘子的时候,你戴上这个,肯定会把你娘子吓着。好在儿子不傻,说,我谁也不吓,我拿它当水瓢玩儿…… 

谁知慈禧太后首先发难,于八月初六宣布训政,光绪帝也被囚禁起来。袁世凯以为事情泄露,为了保全自己,他向荣禄和盘托出“围园劫后”的密谋,慈禧大怒,下令大肆捕杀维新人士,康有为、梁启超逃亡日本,谭嗣同等“戊戌六君子"遇害,戊戌变法失败,袁世凯成了维新派的叛徒。

袁世凯五短身材,颈粗腿短,走路正八字步,民间传说他是“西山十戾”中的“癞蛤蟆”投胎转世。

袁世凯素来相信“前加之以金银,后驱之以兵刃”,即可令天下屈服。为成功实施逼宫计划,袁世凯先将退位优待条件秘密告奕䜣,并说:“用兵实在无把握,为清室及满人安全计,自以为退位为上策。”取得奕䜣同意后,袁又装出一副为民请命的样子,率领全体阁员上奏清廷,指出当前形势紧急,军事上日益陷入困境,所以希望皇太后召集皇族“速定大计”。无疑,袁世凯是希望皇族们主动提出“退位”,这样就可以使自己免落“篡权”的骂名。然而事实并非袁世凯想象的那般简单。皇族们对袁的奏折极力反对,对其险恶用心更是予以揭露,所谓“项城必欲出诸众之口,而众人皆不肯开口”,指的就是这种局面。

西藏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非常的重要的,西藏可以说是中国边境一个很重要的入口,一旦失去了西藏就相当于失去了保护的屏障,那么中原要被入侵的事情就变得非常的容易。也就是一旦失去了西藏这样的一个屏障,中国的就会像一块展露在世人面前的肉,大家都唾手可得。于是袁世凯就一直在坚持,并且强调了西藏的主权是不容侵犯的。对于袁世凯来说他内心是非常的明白的,虽然我们处于内战的状态,但是在遇到敌人的时候我们是需要一致对外的,不能让别人侵犯了自己的国家以及自己国家的土地。也正是在袁世凯的坚持之下,我们的西藏才得于保住。因为了有了北洋时期袁世凯对于西藏主权的坚持,后来的国民政府也是一样的在强调着西藏的主权问题,这也才有了后来的中国西藏。

当时官府想了很多办法想把他抓住,可是因为他偷技很高明再加上他人缘很好,于是几年来他继续偷他的东西无人能奈何得了他。由于他就是以这个为生,在这个行当中他也结识了很多朋友,在一次朋友之间的聚会上,一位朋友说:“兄台,我听说你几乎什么东西都偷到手过。只有一样东西你绝对没偷过。”他笑着说:“什么东西?”“皇上用的大印你绝对没有偷过。”“这……”

后来,八国联军攻占了北京、天津,西太后狼狈逃往太原,后转西安。袁世凯料定慈禧出逃匆忙,必然物资供应匮乏,于是派人送去银21万两,贡缎200匹以及许多食物,慈禧对袁的“忠心”自然更是深信不疑。出逃前,慈禧任命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向侵略者求和,后来转而剿杀义和团。自此,袁世凯对义和团的剿办政策取得了合法地位,于是更毫无顾忌地逞起凶狂来。他颁令:“无论军民,凡练拳或赞成练拳者杀无赦”。并且指令各州县查抄义和团民的家产,变价作为对帝国列强或教民的赔款。袁世凯屠戮了数万名爱国者,保全了帝国主义利益,在清廷与洋人之间他如鱼得水、八面逢源,而李鸿章对袁世凯则尤其称誉:“环顾宇内,人才无出袁世凯左者。”

和当年组织“国事共济会”一样,这次杨度等又成立了一个“筹安会”,充当了袁世凯复辟的急先锋。“筹安会”公然四处活动,拼凑起所谓的各省请愿团向参政院投递请愿书,要求改变国体。与此同时,似乎与杨度等争功,梁士治、朱启钤、周自济等一批京官“唯恐失此攀附之良机,背拂新皇之圣意”,也见风使舵,极力拥护帝制。然而此时老练的袁世凯却并不急于登上帝位,他幻想制造出一种所谓的“民意”,这样更能给他复辟披上堂而皇之的外衣。为此梁士治、杨度等再度以“全国请愿联合会”的名义向参政院呈上第二次请愿书,要求召开国民会议,并“另设机关,征求民意”“以定国体而国邦基”。

在西汉中期的时候,有一位可以说是纵横中原的神偷。他什么都偷,非常厉害。不过这位兄台,只是偷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家,用来周济穷人家。由于他做事情有时欠考虑,有时也惹出一些麻烦和笑话来。 

袁世凯向来崇信“有兵则有权”。他认识到新建陆军为全国编练新军的模范,而自己则为新军开山祖,日后扶摇直上必会成为全国新军的总头目。对他来说,这支新建陆军才是他货真价实的政治资本。因此,他从一开始接管军队起便对之倾注全部心血,事无大小,常亲自过问。在新建陆军中,袁世凯采用德国和日本建制,聘请了大批德国军官担任教练,并且随营建立了步兵、炮兵、工程兵和德语等各随营军事学校,培养和造就军事人才。这支军队虽然人数不多,但在当时的中国,也只有张之洞的自强军在装备和训练方面能够与之匹敌。

1915年12月8日,以蔡愕、李烈钧等为首的革命力量在云南发动了护国运动,革命人士纷纷汇集南方,对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发起了猛烈声讨。刚从日本回国的孙中山不失时机地发表了《讨袁宣言》,号召全国各界人士齐心协力,将反袁斗争进行到底,全国上下处于一片讨袁声浪中。帝国列强见袁世凯大势已去,也纷纷放弃了对他的支持,这对本就胆颤心惊的袁世凯来说,无疑更是致命的一击。

但是维新变法触犯了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的利益。顽固派对维新势力仇恨至极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为此慈禧下令任命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,使之掌握军政大权。京城一带也盛传十月份慈禧将偕光绪帝到天津阅兵,届时荣禄将废除光绪帝。天津阅兵的阴谋引起维新派极大的不安,他们赤手空拳,难以担当起保护光绪帝的重任。出于对袁世凯表面上的认识,康有为等向光绪举荐了袁世凯,并派谭嗣同前去“说袁勤王”。面对谭嗣同单刀直入的慷慨陈词,袁世凯假装满口答应,最后甚至说:“若皇上在仆(我)营,则诛荣禄如杀一狗耳。”但是谭嗣同走后,首鼠两端的袁世凯心下里却盘算开了,他意识到顽固派实力强大,维新派必遭失败。于是他不惜星夜进京向荣禄告密,光绪帝和维新志士遭到了出卖。紧接着慈禧太后大怒,发动了宫廷政变,重新垂帘听政。光绪帝被囚禁在南海的瀛台,维新志士也被朝廷悬赏追捕,康、梁逃走,谭嗣同、林旭、康广仁、杨深秀、杨锐、刘光弟同时被杀,史称“戊戌六君子”之难。袁世凯的告密使其深受慈禧赏识,从此慈禧视袁为心腹,格外提携。六君子的鲜血为袁世凯的仕途淌出了一条终南捷径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1suyu.com/article/1778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资本市场法治网(www.chinacapitallaw.com)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资本市场法治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
上一篇: 猎巫之王

下一篇:太古狂魔

相关合作

友情链接

联系我们

服务热线 :xxxx-516156156

业务 QQ :396919548

投稿邮箱 :39691954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