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广东 > 广州

血起大明,大明之主

时间:2021-06-07 20:00:09 来源:点击:

导读: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血起大明,大明之主"的内容介绍。

虽然李贤对自己有举荐之情,王竑仍然不服,他愤然说:“我还能坐在这里吗?”马上称病求退。王竑走后,大臣推荐他的奏章不下一百篇,明宪宗再也没有答应。

大明正统十四年(1449年)七月,瓦剌太师也先统率各部,大举向内地骚扰。“兵锋甚锐,大同兵失利,塞外城堡,所至陷没。”

后世野史记载,九儿公主,后来刺杀闯王李自成,刺杀失败后被敌人砍掉一支手臂……

李贤也是明代名臣。朱祁镇在王振的怂恿下亲征瓦剌时,当时本应随征的吏部侍郎因病告假,由吏部文选司郎中李贤扈从。“土木之变”中,明军全军覆没,李贤死里逃生,回到北京。

尽管朱瞻基无法亲眼看到这悲剧性的一幕,但是,这么有才华的一个皇帝,在开创了仁宣治世之后,是否有想过大明王朝就会迅速迎来中衰的局面呢?

但于谦性格过于刚烈不屈,大权在握后极其负责,常拍胸脯说一腔热血无处洒放,但又因常插手六部之事引起同僚忿恨。在京师戒严之时,于谦作为主战派首领调动各部,在战时多有越权也是无奈之举,但当敌人退却之后,从战时恢复到平常工作中,群臣再也无法容忍于谦的霸道行为。再者代宗对其工作能力和品质的全力信任,于谦因此更加我行我故,越权而结怨众人。

永乐年间,朱棣多次北征,每次出征,要么令朱瞻基随行,让他历练战争;要么命他留守,培养处理政务的能力。朱棣在立朱高炽为太子的情况下,立朱瞻基为皇太孙,一方面表达他对朱瞻基的喜爱,另一方面是通过皇太孙对在南京监国的太子形成牵制。

噩耗传到了湖南长沙,谢纬棨的母亲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,急疯了。她奔跑在旷野里,哭喊着死去的孩儿。

《皇明大事记》记载,发生“壬寅宫变”的当天晚上,陆炳突生心理感应,带着校尉急跑至宫门外候命,“门开。皇后懿旨出。(陆炳)立应,缚逆人正法上苏,闻之,甚喜”。

王竑的意思是说,李执中是堂堂大臣,怎能不养重自爱,与市井小人游乐?李秉和他的看法不同,难道立异于故乡,崇尚矫异激切才算是贤吗?两人虽然看法不同,但都受到时人的称赞。

最后的时刻到了。纬棨理了理头发,整了整衣衫,跟难友们一一握手告别。

就连在“夺门之变”后代宗问左右是否是于谦起事,因为满朝文武之中有权有能力发动政变的只有于谦,所以石亨想在代宗朝跻身于谦之上,拥有更大的政治权力已是不可能。

《明史》(卷170):侍讲徐珵言星象有变,当南迁。谦厉声曰:“言南迁者,可斩也。京师天下根本,一动则大事去矣,独不见宋南渡事乎!”王是其言,守议乃定。

谢纬棨遍体鳞伤,拖着大镣,被人架着回到牢房。难友们都围上来,为他擦洗伤口,细心照料他。

宪宗朝的第一位指挥使是万贵妃的弟弟万通。后继者朱骥持狱公正,风评不错。弘治朝的牟斌也是个厚道人。

明成祖时,锦衣卫指挥使是纪纲,永乐十三年(1415年),他将《永乐大典》总裁官解缙置于雪地冻死,永乐十四年(1416年)因为支持汉王夺嫡被杀。

宪宗皇帝下旨兵部清理贴黄缺官,兵部尚书王竑偕同各大臣推举修撰岳正、都给事中张宁,但却遭到首辅李贤的反对,李贤不但反对任用,还把这两人派出任外官,并废除了朝臣会举之例。

嘉靖八年(1529年),19岁的陆炳参加了武举考试,并且在会试上取得非常好的成绩。会试结束后,他被授予锦衣卫副千户之职。

然而,这一次御驾亲征的军国大事却形同儿戏。随征的文武大臣不参能预军政事务,一切军政事务皆由王振专断。据载,即使是成国公朱勇在王振面前也要膝行而前;户部尚书王佐请皇帝回军,王振就命其跪在草丛里,直到天黑才能起来。

天顺五年(1461年),朱祁镇听从李贤建议,起用了王竑“参赞军务”,迎战孛来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1suyu.com/article/2152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资本市场法治网(www.chinacapitallaw.com)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资本市场法治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
相关合作

友情链接

联系我们

服务热线 :xxxx-516156156

业务 QQ :396919548

投稿邮箱 :396919548@qq.com